<th id="me9uh"></th>
<tbody id="me9uh"><noscript id="me9uh"></noscript></tbody><dd id="me9uh"><noscript id="me9uh"></noscript></dd>

<rp id="me9uh"><ruby id="me9uh"></ruby></rp>

  • <progress id="me9uh"><track id="me9uh"><video id="me9uh"></video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<th id="me9uh"></th>
  • <th id="me9uh"></th>

  • 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婚姻 > 傾訴 > 兩個孤獨的愛情棄兒,越洋吟唱“蝶戀花”

    兩個孤獨的愛情棄兒,越洋吟唱“蝶戀花”

    www.9748z.com 2019-10-18 09:19:06 知音網 我要評論

    字號:T|T

    安德森與郁秀花在長沙蓉和酒店舉行了隆重的婚禮。8月初,她又隨安德森回到美國舉行了圣潔的教堂婚禮。


      長沙妹子郁秀花萬萬沒想到,遠赴美國的追夢之旅,竟會成為新婚丈夫盧季杭生命的終點站。郁秀花出生于湖南長沙一個教師家庭,是通程國際大酒店的客服經理。她認識了三一重工集團的工程師盧季杭。兩人認識之后便閃電般相戀,兩個月后便“閃婚”了。不久盧季杭接到喜訊:他被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錄取,將以TA(助教獎學金)攻讀該校機械工程碩博學位。12月,小兩口灑淚相別。

      郁秀花難熬對丈夫的思念,便辭去工作到美國陪讀。那是一段快樂追夢的日子。天妒鴛鴦,一場噩運猝不及防地砸了下來。盧季杭持續低燒,全身乏力,越來越黑瘦。經檢查,竟被確診為原發性肝癌!因為盧季杭入學時學校為其購買了一定額度的商業險,于是他便在不耽誤學業和治療的前提下,住進了美國威士頓醫院。

      在舉目無親的異鄉遭此劫難,郁秀花只能讓自己變得更加堅強。她整天奔波在學校與醫院之間,幫盧季杭打點著一切繁瑣的事務。入院第5天,郁秀花把丈夫的病歷等資料放在一只文件袋里,準備從學校獲取一些補助,沒想到恍惚中竟弄丟了!她樓上樓下找了好幾圈,還在醫院張貼了尋物啟事,可文件袋蹤影全無。郁秀花崩潰了,坐在門診大廳的椅子上哭了起來。這時,她聽到一聲怯生生的招呼:“小姐,這是你的嗎?”一位戴眼鏡的美國小伙正關切地注視著她,他手上正是郁秀花遍尋而不得的文件袋!郁秀花連連道謝,小伙子笑笑說:“我在醫政中心撿到的。我認識你們。你,403;我,406。”

      原來,小伙名叫安德森,他的女友茱莉亞因為肝硬化晚期也住在威士頓醫院。郁秀花把他們介紹給盧季杭后,兩對年輕人立刻熱烈地交談起來。原來,安德森是得克薩斯州人,在洛杉磯市經營著一家“亞洲古品”公司,銷售亞洲國家的仿古裝飾品。他對中國文化十分迷戀,大學畢業后曾在中國支教一年,還是加州大學漢學會的理事之一,他最崇拜的人是毛澤東。

      7月21日,盧季杭接受了肝臟病灶部分切除手術,飲食起居都不方便,尤其上廁所成了大難題,郁秀花搬不動比她重30多斤的丈夫,而他們也雇不起護工。于是,安德森便承擔起“護工”的職責,定時來幫盧季杭使用排便器,或攙扶他去衛生間。這段時間的“超親密接觸”,令盧季杭把安德森當做了兄弟。而郁秀花也投桃報李,茱莉亞接受放療后胃口很差,她便給茱莉亞做荷葉燉豬蹄、綠茶蛋糕,既營養又不油膩的美食令茱莉亞胃口大開,精神也好多了。這兩對患難中的戀人,因為彼此的善良和真誠,迅速成了好朋友。

      8月20日下午,盧季杭的病灶向胰臟和淋巴發生轉移,一直樂觀的他情緒波動,沒頭沒腦地沖郁秀花發脾氣。郁秀花難過地躲在醫院的走廊盡頭哭泣,安德森一直默默地站在她身后。他豎起兩根大拇指說:“這是你,這是我。我們要這樣,他們才會(得到)鼓勵。”盡管他的中文并不流利,但意思郁秀花全懂。她擦干眼淚,使勁點點頭。茱莉亞與安德森是大學同學,熱愛運動和旅游。生病前他倆經常一起去登山、滑雪,并相約去中國韶山“朝圣”。可現在茱莉亞再也不能享受那種在路上的感覺,她常常憂郁哭泣,肌肉也開始萎縮。郁秀花曾學過中醫按摩,便自告奮勇當茱莉亞的身體兼心理按摩師。

      ,盧季杭的治療費用達到醫療保險的限額,暫時休學回國治病。10月10日,郁秀花辦理好回國手續,與茱莉亞和安德森依依惜別。茱莉亞從脖子上摘下一只銀十字架,示意男友把它給盧季杭掛上。她流著淚說:“這是母親留給我的,它叫‘上帝的眼睛’,戴上它,我就能看著你一天天好起來。”事實上雙方心里都明白,這一別或許便是永訣!安德森緊緊握住盧季杭的手:“你答應我,一定回來完成學業!”郁秀花與安德森和茱莉亞緊緊相擁,哽咽著說:“安德森,照顧茱莉亞不許偷懶,我在中國韶山等你們!”

      長沙與洛杉磯有14個小時的時差,郁秀花經過精心計算,北京時間早上7時左右與他們視頻最為合適,只要盧季杭和茱莉亞身體允許,他們都會選擇這個時間同時上線。兩對遠隔重洋的情侶,盡管在生命的懸崖上步步驚心,友情卻讓生命綻放出耀眼的火花。

      半個月后,盧季杭越來越消瘦,腹部積水嚴重,大部分時間都在昏睡。有好幾次,郁秀花不得不以“季杭在睡覺”為由取消了視頻連線。怕茱莉亞看出端倪,郁秀花趁丈夫清醒時為他拍攝了一組微笑的照片,盧季杭此時已非常虛弱,但面對鏡頭時,仍然配合地做出輕松愉快的表情。郁秀花用中英互譯軟件給安德森留言:“今天季杭吃了一大碗面條,醫生說他年輕,身體好,能比一般人恢復得快。盼望聽到茱莉亞的好消息。”

      第二天,郁秀花收到了安德森回發的圖片:茱莉亞頭戴一頂漂亮的絨線帽,做出調皮的鬼臉。他寫道:“看到季杭這么健康,茱莉亞很開心,特意戴了這頂美麗的帽子,說要把最‘美’的樣子秀給你們!哈哈!”茱莉亞的快樂讓網絡這頭的盧季杭夫婦感到由衷的欣慰,郁秀花明白,丈夫是在用生命中最后的力量,鼓勵遠在大洋彼岸的那個女孩活下去!

      盧季杭開始便血、嘔血,并陷入半昏迷狀態,湖南省腫瘤醫院下達了病危通知書。郁秀花知道,丈夫進入了彌留之際。這天下午6點,盧季杭向悲痛的父母交代完后,艱難地對郁秀花說:“親愛的,很幸運我能娶你為妻,并在你的陪伴下走過這一段路。抱歉,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……我的事,別讓茱莉亞知道,安德森不能沒有她……”郁秀花淚如泉涌:生命的最后時刻,丈夫仍然牽掛著朋友!當晚9時,盧季杭陷入深度昏迷,一小時后,溘然長逝……

      萬分悲痛的郁秀花和公公婆婆一起處理完盧季杭的后事后,整個人仿佛垮掉了。整整一周后,才突然想起丈夫的遺囑,趕緊登陸MSN,發現安德森焦急擔心的留言像潮水般涌了過來。他關切地詢問盧季杭為什么沒有同他們視頻聊天,是不是身體出什么狀況了?

      幸而在與“盧季杭”的互相勉勵中,茱莉亞的移植手術非常成功。每次用丈夫的語氣留言,對郁秀花來說都是一種錐心之痛,可她從沒有停止在網上鼓勵茱莉亞。當茱莉亞得知季杭的身體“越來越好”,也不禁為他高興,并稱自己要好好配合康復治療,絕不能輸給他!她也發來了大量照片,照片上的茱莉亞臉色越來越紅潤,竟然還能在戶外活動!自豪與感動讓郁秀花紅了眼圈,她默默對丈夫說:“季杭,你知道嗎?你的離去給另一個女孩帶來了重生……”

      盧季杭過世大半年后,郁秀花的親友也張羅著給她找對象,可她對任何人都提不起興趣,終日懨懨,還莫名其妙地流淚。為了追隨亡夫,她曾服下大量安眠藥,幸虧被母親及時發現,才幸免于難。母親嚇壞了,把女兒帶到湘雅醫院心理科,被診斷為輕度抑郁癥。

      郁秀花與安德森來到毛主席紀念堂,看到中英對照版的《毛澤東傳》和《毛澤東詩詞》,安德森立刻津津有味地閱讀起來。他指著“雄關漫道真如鐵,而今邁步從頭越”疑惑地問,一條路怎么可能像鐵一樣?郁秀花啞然失笑……幾天下來,郁秀花儼然成了安德森的中文老師。看到他對毛澤東的一切如此迷戀,郁秀花心里一動:安德森是個“一根筋”,能不能借助毛澤東研究幫他轉移心情?她開始惡補“紅色知識”,每晚上網查閱大量有關中共革命史、毛澤東思想等資料,第二天再現炒現賣給安德森。“一根筋”安德森果然中招,天天纏著郁秀花問這問那,認真得可愛。

      在韶山十天的“心靈洗禮”結束后,安德森仿佛卸下了心靈的重擔,眼神里的痛苦、迷茫慢慢減少,郁秀花看到一簇火苗在他眼中燃燒。她明白,安德森已經安然走出了心靈的泥潭。安德森的旅游簽證到期,他得回國了。臨走前夜,郁秀花捧著盧季杭的照片以淚洗面:茱莉亞的“眼睛”隨安德森一起完成了未了的心愿,可季杭在天堂還是那樣孤單。無邊的憂郁再次將她包裹,恍惚中,郁秀花拿起水果刀,朝自己的手腕狠狠割了下去……

      當她醒來時,已經躺在湖南省人民醫院的病房里,父母和安德森焦急不安地看著她。安德森說:“你怎么不告訴我?抑郁癥,很不好!”他一時辭窮,便豎起兩個大拇指:“我們要鼓勵!”這個熟悉的手勢讓郁秀花的淚水再次泛濫。安德森就要登機了,臨走前,他扒在病房門口向郁秀花大聲說:“等我!我還會回來的!”

      在父母的精心護理下,郁秀花手腕的傷口很快愈合,但心靈的創傷依舊鮮血淋淋。安德森經常打越洋電話關切詢問,還從美國寄來了抗抑郁藥物。他常把自己生活中的趣事說給她聽,還仿照美國脫口秀演員逗她開心……元旦節后,安德森的信息中斷了。郁秀花突然意識到:或許他在美國交往了新的女朋友!想到這個她竟臉紅心跳,她自問:難道我愛上他了?

      就在郁秀花胡思亂想時,1月5日中午,安德森竟神奇地再次出現。他說他已把公司的股權轉讓,走之前還永久取消了在美國的手機號碼。他紅著臉說:“中國有一個成語:破釜沉舟。我想永遠留在中國,因為……因為一個美麗的女孩。”

      那天晚上,郁秀花失眠了:安德森無疑是個優秀的男人,但他倆熟知彼此過去的戀情和對方的戀人,這究竟會成為他們之間的紐帶還是隔膜,盧季杭之后,她究竟還有沒有能力開始一段新的戀情?而與此同時,安德森也在與郁秀花的母親交心長談。他誠懇地說:“阿姨,我已經深深地愛上了郁秀花,但我怕得不到她的心。”郁媽媽說:“季杭走后,她一直放不下。所以,幸福要靠你自己去把握。”安德森若有所思。安德森在郁秀花家住了下來,每天早上給她打一杯鮮濃的豆漿,再買來她最愛的豆沙包。夜晚來臨,他和她一起去逛夜市,品小吃……恍惚中,郁秀花覺得季杭又回來了!其實,這些“信息”都是安德森私下向郁媽媽打聽的,他要代替季杭,照顧他留在人間的天使郁秀花。

      第二天一早,安德森打開一個名為RemenberForever的全球祭奠網站,一個特殊的網絡紀念堂出現了:紫色薰衣草背景下,茱莉亞和盧季杭的相片并排而列,笑容像陽光一樣燦爛。紀念堂里有他們的生平介紹,兩對戀人如何相識、互助的文字,以及毛澤東的《蝶戀花·答李淑一》:“我失驕楊君失柳,楊柳輕直上重霄九……”世界各地許多網友獻花、致詞,令這個虛擬的空間充滿了濃濃的溫情。安德森在她耳邊說:“季杭和茱莉亞不孤單,他們在天堂也會成為好朋友。”一剎那,郁秀花終于明白了安德森的苦心,她在他懷里痛痛快快地哭,終于放下了所有的牽掛!

      安德森與郁秀花在長沙蓉和酒店舉行了隆重的婚禮。8月初,她又隨安德森回到美國舉行了圣潔的教堂婚禮。婚禮上,安德森與郁秀花共同舉起那枚銀十字架,向曾經佩戴過它的茱莉亞和盧季杭鄭重宣誓:讓“上帝的眼睛”見證今天的幸福,安德森和郁秀花將永遠懷念他們!

      【本文為知音雜志原創稿件 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】

    字號:T|T
    關注我們:

    新聞熱搜詞

   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網友評論

    收起評論

    熱點聚焦

    熱點視頻

    圖文欣賞

    1/5

    精彩推薦

    回頂部

    下片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