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me9uh"></th>
<tbody id="me9uh"><noscript id="me9uh"></noscript></tbody><dd id="me9uh"><noscript id="me9uh"></noscript></dd>

<rp id="me9uh"><ruby id="me9uh"></ruby></rp>

  • <progress id="me9uh"><track id="me9uh"><video id="me9uh"></video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<th id="me9uh"></th>
  • <th id="me9uh"></th>

  • 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婚姻 > 傾訴 > 不愛喧囂愛山居,美廚娘的“柔軟生活”

    不愛喧囂愛山居,美廚娘的“柔軟生活”

    www.9748z.com 2019-10-17 09:12:25 知音網 我要評論

    字號:T|T

    有時候只有放下了所有,才能遇見另一種人生。“漢方山房”是敬一夢的起點,而“無墻博物館”是她平凡生活里的英雄夢想,一切從夢開始,卻不設終點。

      熟悉敬一的朋友都知道,這是個古靈精怪、折騰不夠的姑娘。

      十幾歲離家,來到北京,讀書、結友、闖蕩江湖。雖然畢業于知名學府,但貪吃愛玩、無樂不作的敬一身上,卻完全沒有板正的書呆子氣。上大學時,敬一做過文案,在北京五道口倒賣過打口碟,在酒吧彈過吉他……她愿意為完善自己的想法熬上幾個通宵,也喜歡隨著音樂盡情搖擺。只要在她看來有趣的事兒,敬一都愿意去嘗試。

      畢業后,敬一進入國內頂級娛樂帝國,成為了華誼兄弟傳媒的藝人經紀。剛開始,工作的光鮮靚麗以及身邊人眼中流露出的羨慕,讓年輕的敬一非常受用。但沒過多久,她就被工作一板一眼的束縛綁的透不過氣。這樣的生活讓她日漸煩躁。2004年一天清晨,當鬧鐘又一次把敬一從美夢中拽出,她睜眼的瞬間冒出個離經叛道的念頭。數了數家當足以支撐夢想,敬一干脆的辦理了辭職。

      離開后總要琢磨著干點什么。敬一把平日里的“狐朋狗友”約出來參謀,眾吃貨卻給了一致的意見——

      “既然咱都喜歡吃,那就你挑頭兒,一起吃吧!”

      暢快大笑之后,敬一開始敲鑼打鼓的籌備。利用幾年工作下來的積蓄開了個湘辣小店——酷蝦逸族。概念簡單明確,就是一個喜歡吃蝦的、向往自由飄逸的群體。

      可能是這個群體活躍,人數眾多,也可能敬一呼朋喚友的俠氣了得,酷蝦逸族名氣一點點擴大。生意不錯,更鼓舞了敬一繼續玩鬧下去。玩鬧間,她也開始思考一些問題,諸如“吾欲魚般自由徉逸灑脫,也類漁般辛勤樸實耕耘”之類的生活禪意,于是第二家主題店——“類似漁”出生;第三家店是“圍爐夜話”,吃火鍋的,相比于前兩家,這個安靜柔軟了許多,可以跟朋友圍爐而坐,促膝長談;然后是一個和朋友合作的店,叫“爾雅藏珍”,客人以古玩收藏圈為主,做的菜品也是藥膳之類;之后是麗江的客棧“云上日子”,被敬一稱為是養心殿;接下來還有南京的“江湖民肴”、鄭州的“類似漁”加盟店,望京“武火候”……

      這個源自湖南,幼于海南,學于京北,愛上云南的姑娘,喜歡把旅行中的見聞和餐館的設計相結合,在每家店展現出不同的地域美食、服飾、器物、配飾等,敬一把每家店都當作自己的一個作品,既可以讓她表達自己所有瘋狂的想法,也成全了她為所有遇見的朋友弄一處聚會的地方。進到她店里,會被那火爆的人氣嚇到,無論門外四季如何輪轉,店內都熱氣騰騰。

      然而,火爆的生意并沒有牽絆住敬一的腳步。她依然是個漂泊感強烈,有生活主線,卻行蹤不定的人。這個熱衷于吃喝玩樂行的姑娘,經常今天還在店里晃來晃去,明天就跑出去看山了。峨嵋山、武夷山、終南山……她喜歡到處行走,騎馬、登山、尋訪村落、體驗文化,遇見有趣的人并傾聽他們的故事。

      在行走中,敬一慢慢愛上散落在民間的傳統手藝——制茶、制墨、做瓷、造紙等技藝。她迷戀和茶有關的食物、器物、風物,也享受陶瓷的造化和制陶時屏息開窯一刻的緊張;跑去學造紙,眼見樹木如何變成落筆生花的宣紙;更去巖上采茶,在終南山赤腳隱休……

      許多年下來,敬一發現自己與自然相處得無比愉快,變得寧靜而充實,安定又自在。喧囂復雜的社會,有人在迷失,有人在沉淪,而敬一卻在行走間找回了自己,內心也隱隱有了自己的夢想。

      2009年,不想自己的生活被餐廳繁忙的生意打擾,處于人生最高潮的敬一又做了讓人瞠目結舌的舉動——相繼關閉十家餐廳,轉身追尋更加寧靜的生活。

      2012年,敬一的兒子出生。當擁著懷中這個柔軟溫暖的小人兒,嗅著他身上甜甜奶香,敬一曾經放蕩不羈的心一寸寸融化。她用道德經中“渙兮若冰之將釋”為兒子取單名一個“釋”字,希望他能溫和立于世間,用微笑融化一切。看著孩子,她突然有種冥冥感知,像是萬物萌生處的召喚——每個孩子都天真爛漫,赤子之心不可估量,若是在最美好的童年,能夠認知天地,感悟生命自然,看到物候變化,那該多好!

      兒子的出生,讓敬一最終下定了決心回到自然里。

      2013年8月,敬一帶著兒子來到了北京郊外懷柔古長城腳下,從此開始在山間緩慢而認真的生活。

      在這個自然村落中,敬一租了一處位置甚好的小院子。這里推門即見慕田峪臥游,北有箭扣古長城為靠,東有神堂峪和雁棲湖為養,南有紅螺寺,廟堂香火隨風而至。

      敬一沒有對小院做很大修改,就讓它以自己的形態存在著。設置了大書房和空地,書房給自己和兒子用來習字、煎茶、讀書、撫琴,空地用來安放任何姿態的自己。她為小院取名為“漢方山房”,代表著漢民族文化的一種沿襲。

      初來山間,釋尤為好奇,他喜歡研究土地,經常扒開一層干草,或是抓幾把細軟的沙土就喚媽媽戲耍。每只蟲蟻自在穿行,每株植物破土而生,他都睜大透亮的雙眸細細觀察,驚奇歡呼著跟媽媽分享。

      時間一下多了起來,敬一開始研習傳統的煎茶手藝,以及中醫治療方劑和手法。這些與柔軟生活相宜的傳統方子,讓敬一有一種順應自然的舒適感。每當媽媽沉浸于此,釋從不打擾,而是專注一旁,與自己的花草蟲魚暢快聊天,說著只有他們彼此間明了的語言。

      釋3歲時,敬一送了一匹馬給他。釋先生圍著這個龐然大物又親又蹭,興奮不已,絲毫沒有都市孩童的緊張與膽怯。

      “媽媽,它叫什么名字?它會和我一起進山摘花嗎?”

      “它叫玄子。它會和你一起長大,陪你去所有好玩的地方……”

      山居生活就是如此,一切都在陽光下自然生長。每天引導兒子習字、讀書,言傳身教中讓孩子感知傳統文化。至于生活技能,就可以完全交給自然。一把本草,可食飲、可染衣、可入藥、可成香。敬一帶兒子在山谷中認識各種果樹和作物,采集時令蔬菜或藥材,一路上還能觀察家畜或者野生的小動物。

      敬一用滿腔的愛,將自己和兒子自在舒展于天地間,與萬物和諧共生。釋在敬一的陪伴下,無限親近自然,并按照自己的節奏生長,很多時候甚至比大人更具有靈性。他學著媽媽的動作練習瑜伽,也端端正正的喝茶,更是看敬一做艾灸,他也充滿興趣。每當兒子胖乎乎的小手伸向琴弦或艾草,敬一都不會大驚小怪的阻撓,而是一本正經地對這個三四歲的娃娃彈“琴”說“艾”,共享山居間柔軟生活的美意。

      敬一大張旗鼓的開始,又激流勇退地離開,讓眾多好友好奇不已。但當他們步入漢方山房,天然院落中迎面而來的甘甜空氣,讓人精神為之一振。羨煞敬一與天地共生的舒適狀態,一年之后,一些朋友陸續搬到這里,和敬一成了鄰居。

      他們或是喜歡山居,或是精研一門手藝,或是喜歡簡單寧靜的生活,或是自己潛心創作和研究……一時間,山村熱鬧起來,開始有了不同主題的山房。

      丹青山房的主人丹青老師,是一位博物館設計師,在水墨書畫上有很深的造詣,他一直研習用水墨去呈現陰陽之道……他的院落里,時時刻刻都能飄出墨汁與宣紙的清香。

      半山山房的主人是臻臻和英偉這對夫婦。他們繼承了手工地毯的傳統編織手藝,同時懂得哪些天然草木可以用于布藝染色。一些織作于明末清初的古地毯,曾在他們手中復原,重新煥發出魅力。半山山房懸晾著很多布料,風吹院門應聲開,五彩芬芳撲面來。

      除此之外,還有三三山房、節氣山房等,都各有自己所屬的創作領域。

      較之好友,敬一的漢方山房顯得沒什么特色專業。她愛好較多,也就讓漢方山房的主題顯得有點繁雜。她愛茶,茶會關聯到器皿以及四季的氣候;她又潛修中醫,中醫是對時空宇宙的一種探索,而且是用自己的身體順應自然,把自己置于自然關系中,同時還能幫到別人。除此之外,敬一還“禪味”十足,讀易經,玩塔羅,看風水,學催眠,解夢境,在山房自在空間中,所有好玩順意的事兒,敬一都愿意舍上韶華相陪。

      這群志同道合的人相處久了,越發喜歡彼此身上的舒適能量。他們的到來,也讓村里人有了新的玩法,老鄉們偶爾也會來做客、學習。更多的則是城里的朋友,他們特意來此,學習某種技藝,或者休養繁忙的心。還有一些家庭,帶著孩子,趕在節氣里來到山間,感受季節的變幻。山房好客的主人們,會帶著孩子寫生,采集自然標本、食材和染材,和他們一起學習和創造。

      來山房的客人,也會按照自己的直覺,學習篆刻、古手工、聞茶、制藥……和山房主人一起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放慢節奏,享受學習和生活的狀態。

      來的人多了,這種美好的相融狀態,忽然就讓敬一萌生一種新的想法,她和鄰居們一起成立了一個“無墻博物館”。這個沒有障礙和藩籬的場所,不是館,而是一種生活和學習的狀態。沒有高高的圍墻,沒有界限,不為參觀,而為參與。

      放蕩不羈愛自由的敬一,在數次任性之后,開始有了新的夢想,例如傳承,例如教育。曾經喂飽過無數人腸胃的廚娘,這次想喂飽人們的靈魂。于是,敬一和朋友們把“無墻”的概念,嘗試著搬進了城里。2016年初春,在書院中國文化基金會的幫助下,“四季傳家手藝·心念”系列第一次開展。展覽以四季為劃分,雖然是房間中的展覽,卻頗具時令特色和元素。

      同年六月,敬一和她的“鄰居們”又舉辦了夏季展。這次展覽設置了古法植物手工染色的體驗、傳統山水畫作品展和繪畫體驗等。為了照顧到各種感官,他們還請來了武夷山古法手工制茶師傅。整個展覽,有茶、有香、有筆墨,袍袖飄飄,席地而坐,恍若畫中人。這種有趣的生活體驗,讓每個人都可以找到心安的那方山水,玩得自在開心!

      有時候只有放下了所有,才能遇見另一種人生。“漢方山房”是敬一夢的起點,而“無墻博物館”是她平凡生活里的英雄夢想,一切從夢開始,卻不設終點。正像敬一跟兒子釋講的:“生活本身是豐富的。去粗取精,去繁求簡,認真生活,才能碰撞到某種叫做智慧的東西。”

      【本文為知音雜志原創稿件 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】

    字號:T|T
    關注我們:

    新聞熱搜詞

   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網友評論

    收起評論

    熱點聚焦

    熱點視頻

    圖文欣賞

    1/5

    精彩推薦

    回頂部

    下片网